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企业动态 >> 内容

李卫国:为什么要重构农业产业价值链?(二)

发布时间:2017-8-4

  内容摘要:(五)科技创新——农资企业转型绕不过的坎“国内企业家往往热衷于找风口,热衷于打鸡血般的励志培训,但往往缺乏对科学技术崇拜。数十万饱读《国学》和《孙子兵法》的清军,在现代技术武装起来的几千八国联军面前不...

(五)

科技创新——农资企业转型绕不过的坎

“国内企业家往往热衷于找风口,热衷于打鸡血般的励志培训,但往往缺乏对科学技术崇拜。数十万饱读《国学》和《孙子兵法》的清军,在现代技术武装起来的几千八国联军面前不堪一击,所以科学技术真的是第一生产力!”(李卫国)

田野里不只是遣怀乡愁,还有不负时代的大风歌。优秀的企业家拒绝平庸、一路向前。但是在风口飞扬的不都是开天辟地的“大风歌”。并不是每一个活过冬天的企业都能够迎来明媚的春天,相对于2008年的经济危机,这次经济下行期有着根本不同。2016年将是结构调整层次最深的一年,农业供给侧改革尤甚,以往的冬眠方式、抱团取暖方式等都将不再应验,主动变革、创立结构性抗风险能力将是指向未来的先见抉择,否则将与历史新机遇擦肩而过。

业界有分析认为,数据显示,2015年6.9%的增速出现明显的结构性变化,服务业、技术类增长、消费需求旺盛,从企业经营角度讲,对于价值型企业,这恰恰正是历史性机遇期!而同时意味着靠粗放式的资源投入、破坏环境、低成本、单一打价格战的企业将难以生存;没品牌、没技术、没管理的企业将被淘汰。长期以来劣币驱除良币的市场现象将出现逆转,产业过度分散、运营效率低下的状态将发生转变,消费者价值时代将真正到来,具备技术创新能力与人力资源的企业将脱颖而出。所以说,2017对劣质企业将是最糟的一年,但对优质企业将是最好的一年。

“转型是需要条件的。”其实,广西田园打药队要干的活,就是政府多年来一直在推,但一直难以商业化运作的专业化统防统治。但为什么一直难以商业化?除了以前中国工业化进程还没有把苦力活价格推高到足够高的阶段外,还有就是没有支撑打药队运营的生产力手段——高工效的施药工具和技术。

田园公司从2008年起就创立新公司探索植保服务业务,经历连续两年亏损后,总结得出结论,如果打药队背着与农户一样的设备打药是注定要亏本的。打药队要想生存,必须依靠高工效的施药技术。也就是从那时起,广西田园开始将节省打药劳动的技术当成了公司技术创新的战略方向,启航了在高工效农药、高工效植保、高工效用肥领域的开疆拓土,将公司研究开发目标由提供性价比更高的农药扩展了提供性价比更高的“农药+施药劳动”。

李卫国总结说,广西田园22年的发展历程,技术创新的模式一直在不断升级。初创阶段是“随机模仿创新”,看到市场上哪个产品热销就比葫芦画瓢做一个更便宜的;到后来抓住一批高毒农药退出市场的历史机遇,进行了“随机自主创新”,使公司上了一个台阶;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原来“游牧式”的随机创新模式已难以支撑整个部落(公司)的生存和发展,2008年将研究开发的重点聚焦“农药+施药劳动”, 开启“系统自主创新”的转型升级。

李卫国深有体会地说,就所在行业来看,凡是有科技基础的企业都能够实现持续性成长。比如北京颖泰嘉和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GLP实验室在中国大陆第一家通过OECD认证,依靠和国际对接的高新科技实现快速发展,创立10年就跃为行业前三,连续多年蝉联农药出口企业冠军。而持续成长需要持续投入、持续创新,也有一些企业实现了阶段性成就却后劲乏力,原因在于企业的规模不是建立在深厚的技术积淀之上,而是建立在一时的机遇之上的。

他说企业家应该学习中国第一代领导人的科技素养和洞见。新中国刚成立,就投入巨大国力研究开发“两弹一星”。第一任国家科委主任(兼任)聂荣臻就是化工专业出身(1922年赴比利时就读于沙洛瓦劳动大学化学工程系),同时又身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国防科委主任。这种素养对实现这种战略性突破的重大历史意义不言而喻。

化学专业研究生出身,多年从事技术工作,对科技的钟情不言而喻,李卫国一直兼任公司研发中心总监,也自然给企业的生命成长注入了科技基因,如今这种优势将发挥出巨大能量。——西南地区销售规模最大的农药企业,中国销售规模最大的水稻用农药生产企业,中国化工500强企业,中国农药剂型行业规模第二;建有农业部重点实验室、院士专家工作站、博士后工作站;每年的科研投入占到销售收入的3%以上,所获专利、研究成果共计300多项,在超低容量制剂及施药技术领域、药肥一体化技术领域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其中李卫国本人也取得多项发明专利,并同时承担包括农业部公益性行业专项、科技部科技支撑计划、火炬计划、重点新产品计划、以及广西区和南宁市重大专项等多项科研项目。2014年李卫国被国家农业部聘任为第九届农业部科学技术委员会种植业组委员;同年荣获国务院颁发的“2014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荣获中国科协“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称号。……这些成就在李卫国看来,更是广西田园能够赢取未来的底气,也是新的起点。

所谓的企业家精神就在于忠实现实条件而又绝不受限于此的行动能力。

李卫国深谙企业“活的哲学”、“赢的道理”。

1994年离开北京到南宁领导创建农药公司,正是出于专业把握、资源优势与对市场需求的深刻洞察。广西地处南亚热带和中亚热带,温度高,湿度大,农作物、经济作物品种多,生长期长,病虫害防治时间久、空间大,而广西、云南、贵州一带的农药企业力量薄弱,投资农药产业容易在西南形成竞争优势;同时,农药生产可以从简单的分装起步,然后循序渐进,发展到制剂加工和原料生产,投资风险小;再则公司投资农药后,做好了,可以向化肥、兽药、农用薄膜等农用化工产品领域扩张。这是他对广西区域林产化工、海洋化工、橡胶助剂、造纸工业用助剂等行业进行详尽调研后得出的结论。显然李卫国的眼光不只是基于眼下的机会,他一开始就给公司的持续发展预留了可以想象的空间。

目前广西田园生化股份有限公司已发展成为集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为一体的民营股份制高新技术企业。旗下控股定点农药企业7家企业,分布在广西、江西、河南和贵州等省区,所属企业从业人员达到1800多人。公司拥有一支300余人的营销推广队伍,服务于南起海南,北到黑龙江,西起新疆,东至沿海的20多个省市的全国市场。创建于2009年的“农博士”商标已经被用户熟知、接受,多次被农民日报评为“农民最信任的品牌”。公司年含税销售收入在2015年实现11亿元。现在,他瞄准了百亿目标的综合农事服务市场。

也就是在这个历史性的机遇期,广西田园的研发基因更得以呈现出价值意义。农药与肥料融合研发的专利成果,农药与器械结合研发的专利成果等,都得到了实践检验。而广西田园也在进行着跨界整合产业链,无人机现在已经实现自主研发、制造。农业在收割、播种完成机械化后,施肥、打药的机械化的完成,才真正结束了数千年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耕方式,把农户从低效、脏、重、危险、浪费的作业环境中解放了出来。

谈到对中国市场竞争秩序的担忧,中国企业跟风严重,机会来了一拥而上,往往还没有完成市场升级,就把价格打穿,过早终结掉产品服务的生命周期。李卫国介绍说,企业的战略性抉择恰恰与一般企业拉开了层次,而专利保护与科技开发将建立竞争壁垒。就整个行业内,广西田园在时间上走在了前面,如药械结合系列技术2008年就开始研究开发,具有先发优势。打药队现在的利益空间比较大,也给优胜劣汰留下了足够的空间。随着胜出者不断发展壮大,广西田园也会有更大的拓展空间。所以,他们乐见有能力的打药队快速成长。

李卫国目的明确,只有将创新落地,才能让企业能力落地生根,才能培育出自我生长力。他毫不避讳对研究人员提出要求,每研究一项新技术、每发现一项新专利,都必须同时考虑:它能够给企业带来什么?它能赚钱吗?如何才能让它赚钱?量投入计产出,用效益来证明并实现科技创新的价值。“我们科研人员必须有市场的敏感,当一个新技术出现时,一定要与市场产生联系,知道它对行业将带来社么影响”。

李卫国本人对新技术有着敏锐的知觉。有这样一个小故事:

200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从南开大学赵国峰教授那里得知有一种热烟雾剂技术,不用兑水,一亩地喷两百毫升,一天可以作业200亩地。深谙农户打药之苦的李卫国一听大感兴趣。当时国内尚无人研究,更无人实践。他一面翻阅相关书籍,一面多方打探,终于得知中国农业大学化学系有教授对此有研究,而老教授已经80多岁,在取得其博士生的帮助支持后,立即投资合作开发,后来自己开发,终于成功获得多项专利申请。

这就是为什么后来广西田园启动超低容量施药技术开发,逐渐形成农药与机械相结合的创新战略——属于自己的“绝活儿”。这种落地生根的创新之道,为广西田园抓住转型变革的历史性机遇提供了可能。

(六)

管理创新——企业生命体的强大基因

 (基于盟约关系的公司“村文化”,因其深深植根于民族文化血脉,而具有了更为广阔的成长潜力与空间。)

广西田园员工之间、员工与公司之间,我们推崇是“盟约关系”,企业就像一个村子(而不是一个家庭),比邻而居,彼此熟悉,又保持一定的距离。可以扶危济困,守望相助,大家有愿望一起努力合作将田园建设为勤劳智慧的共同家园。(李卫国)

包政教授曾在本刊著文探讨中国管理的基本命题,说“如果我们不能有效地利用中国文化的传统来建立伟大的组织,也就是一体化,是不可能超越西方的。中国文化的优势如何发挥出来?我们必须要重新深审视我们的基因,把我们伟大的组织建立在我们自己的基因上。”

李卫国介绍说,广西田园22年的发展历程,2008年以前主要靠管理;之后主要靠技术创新。“接下来我必须重新回归管理了。”做好新的战略部署后,李卫国不敢懈怠。做企业的人知道,必须永远活在路上。

李卫国对广西田园的管理挑战有信心。当初在人才、设备、原料、技术等都没有优势的情况下,在相对偏僻的西南地区崛起,并实现持续发展,从0到1再到N,正是靠着接着地气趟出来管理之道。它不是来自于教科书,应该得益于创业领导者李卫国在大学时代遍读孔子、孟子、老子、墨子、韩非子等中国古典哲学,走上管理岗位后坚持后天学习,以及在实际工作中用心思考。李卫国说如果一定要总结,不妨说说广西田园管理的三件法宝:企业文化;激励和约束相结合的收入分配制度;科学管理。并已自成理论体系。

(1)企业文化。李卫国说他至今还保留着这个传统,凡有新员工到来,他都要亲自上课,面对面交流,目的为达成共识。他认为这个过程必不可少,因为中国社会价值观重建期的空白与弱化,我们的教育体系少了传教者本人就坚信不疑的价值观教育这门课,而中国企业处于一个追赶过程,各种压力会集中压向职场尤其是一线。员工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只能称作装在大脑中的应用软件,而应用软件必须安装在坚实的操作系统(系统软件)之上。但是时下中国社会最弱的就是主流系统软件的混乱和存在巨大漏洞。为此企业必须自己设计,并不断进行调整、修正,达到内外和谐。

“所有的应用都是装在系统软件上的,很多人出问题的都不是出在应用软件上,而是由于系统软件的崩溃。因为系统软件会中病毒、积累病毒、会有漏洞,所以电脑总是要定期杀毒、清理垃圾、打补丁,但是我们这个社会没有形成这样的系统软件和机制。”他没有回避问题,因为企业无法回避现实。

比如基督教信仰者脑子里安装了基督教信仰这一操作系统,并且每周会到教堂忏悔反思,这实际是一个杀毒、清理垃圾、打补丁的过程;古代儒教提倡吾日三省吾身、早期共产党每周都有民主生活会,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实际上也是在不断杀毒、清理垃圾、查补漏洞。华为的自我批判文化等等,都是一种定期杀毒过程。

广西田园文化有这样几个关键词值得业界关注:

“构建一个完整的系统软件”:有信仰就有约束,所以企业文化首先必须要做到能使人真的愿意信,使公司员工从上到下都愿意信,这个系统要能够解释当下社会所有现象,并具预测性,经得起时间证明。在开放的社会,员工每天都会和社会上的各种人打交道,思想会受到各方的影响,所以这个软件系统一定要严密,不能漏洞百出。比如人为什么活着,人与企业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等,都有具体内容。“一个公司的员工必须有共同价值观。”李卫国说,“否则一切无从开始。”

“超额劳动”:听起来很偏激,但正是为了入心。田园鼓励人为实现自己的最大利益而奋斗,同时要求建立在为组织和社会贡献的基础上。所谓“超额劳动”就是要求你要想获得一流的收入和个人发展机遇,必须比同行付出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精力、必须有更高的效率。这也就是华为所说的“以奋斗者为本”,这是中国追赶型经济、压缩式市场进程所决定的。

“盟约关系”:人与企业是什么关系?田园取了彼得·圣吉《第五项修炼》中的这个管理词汇。所谓“盟约关系”,企业就像一个村子(而不是一个家庭),比邻而居,彼此熟悉,又保持一定的距离。可以扶危济困,守望相助,大家有愿望一起合作将田园建设为勤劳智慧的共同家园。

最重要的是,所有的人都必须要相信这种共同企业文化。它并非是世外桃源,要求员工将个人利益与责任相统一,才能够和组织、和社会和谐共处。李卫国反复强调这种责任文化。

(2)激励与约束相结合的分配制度。善意的管理是以一种终为始的良性循环,必须充分照顾到人性,在实现公司最大限度地激励效果的同时,也引导实现个人自我管理的最好效果。这和稻盛和夫的阿米巴经营管理有异曲同工之妙,他没有回避人性的弱点,相反给予充分的关照,方能进行向好的疏导。所谓“成本最小化、效益最大化”,而员工只有自动自发、心情舒畅,才能实现企业与员工双赢。

与“超额劳动”相对应的管理,一定是不让雷锋吃亏。李卫国不无自豪地说,无论是生产、技术、销售、管理、服务等,田园的所有的工作项目都可以量化,以终为始,实施自我管理。充分照顾到人性弱点,给予善意引导。善意的约束是对员工的一种保护,而激励则出于一种双赢。这个共识是在企业文化认同、信任的基础上的。

(3)科学管理。李卫国着意提到泰勒的科学管理,一般教科书会更多地关注他的动作分析。他认为这是个极大的误会。泰勒的科学管理要义并不是动作分解,而是要找到一种工人和投资人双赢的方法。学者在梳理管理发展史的不同阶段时,也割裂开了管理的真相,如分工管理、流程管理、绩效管理、组织管理、质量管理等等,实际上我们连最基本的科学管理都没有过关。

企业必须建立基于自身实践的管理体系。他认为判定企业内部对一项业务的管理是否已由本能经验式上升到科学管理阶段有5个标准:有没有明确的方针;有无量化的目标;有没有科学设计流程;有没有清晰设计的职责;有没有奖惩跟进。

他对中国人不喜欢戴明耿耿于怀,“戴明的书中一开始就提到特勒的科学管理”。中国企业需要补课(不是去读MBA),实现科学管理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很多企业管理成本很高,虽然这些成本对谁都没有好处,与多赢的目标背道而驰。——看起来更像企业营销人的李卫国,骨子里是“理工男”的本色。

科研创新、管理创新是广西田园企业生命体的两大基因,22年的积累、沉淀、成长,如今成为其转型升级的有力两翼。而“综合农事服务商”的打造必将给企业组织架构带来冲击;基于产业链整合的企业管理,与社会有了更多的深度连接;互联网改变了一代人的生存方式,也必将改变一代的思维方式。回归管理后的李卫国在率领他的团队走向中国农业的大未来时,会有什么创新实践与大家分享?同样令人期待。

在琢磨“田园”企业名字时,自然联想到中国源远流长的田园诗情,后来知道其也果然取义于此。但是受访者分明更是一个地道的理工男、老道的经营者,理性、严谨、目的明确而执着。直到最后他终于谈到企业文化时,竟然每每与比邻而居、守望相助的乡村做类比,不禁莞尔。

原来田园的诗情画意,作为一种文化基因,是沉淀在这个农家子弟的骨子里的。原是道法自然,风过无痕,自然到不必提及。正所谓“闭门觅句非诗法,只是征行自有诗。”时代正在见证这位满怀理想的行者,如何将一首低吟浅唱的“田园诗”,谱成了一曲穿越时空的“大风歌”。

Tags:磷肥 
来源:中国化肥信息网
  •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本网动态 | 会员服务 | 订阅化肥手机报
  • 中国化肥网(www.cnhuafei.com.cn) © 2003-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网名:中国化肥信息网 中国化肥网 网址:www.cnhuafei.com.cn 邮箱:cnhuafei00@126.com 本站QQ:837691183 客服热线:13647966863
    黑ICP备09044322号